援藏医生范凯:那里的人需要我们的帮助_大理广

大理新闻网 刘 欣 2019-05-16 07:13:00
浏览

援藏医生范凯:那里的人需要我们的帮助

范凯在义诊。资料图片

  5月8日,范凯又一次告别家人,奔赴西藏自治区贡嘎县。

  “第一次援藏是怀着一腔热血,希望能到边疆为国家做点事,而这次去则是我明白,那里的人需要我们(医生)的帮助。”临行前,他对记者说。

  1985年出生的范凯毕业于湖南省南华大学临床医学(妇幼)专业,之后曾在汨罗市妇幼保健院任职儿科医生。2012年,他考入长沙县妇幼保健院,后担任新生儿科的主治医师。

  2018年4月,湖南省选调人员组建援藏队,想到艰苦地方锻炼自己的范凯主动报了名。为了适应当地环境,他吃了一个月的中成药红景天,然而2018年5月22日到了贡嘎,一直酷爱运动的他还是出现了高原反应,“总是头痛,昏昏沉沉,走起路来就像电影里面的慢镜头。”

  范凯还在适应初期,贡嘎县两所学校暴发了腮腺炎疫情。作为援藏队唯一的儿科医生,受自己所任职的贡嘎县人民医院指派,范凯和同事来到学校,对学生逐一进行查看、诊断开药,忙碌了近一周时间。

  2018年8月17日,一位怀孕31周的孕妇诞下一名仅1公斤重的婴儿。孩子脸色发乌,急需吸氧救治。贡嘎县人民医院没有条件救护,范凯立刻陪同患儿乘坐救护车赶往拉萨的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但到了拉萨他发现,两家医院没有建立绿色通道联系,对方医院保温箱也不够用,床位缺乏。他和同事又急忙联系西藏军区总医院,最终让孩子得到治疗。

  2018年9月19日,有几个从长沙过来的同事约着一起吃饭给范凯庆祝生日。菜刚上桌,范凯接到儿科主任的电话,说有个女孩抽搐厉害,需要抢救。范凯请朋友们继续用餐,自己赶往医院。他到病房时,儿科主任、内科主任正焦急地围着一个8岁孩子讨论救治的办法。

  小孩已经抽搐半个小时。范凯发现孩子体温上升而手脚冰凉,判断是高热惊厥,施以吸氧、静脉注射、吃退烧药等手段控制病情。有一种药医院缺货,他又到县里的药店去购买。抽搐停止后,小孩体温却升到了39.5℃,范凯决定继续为其打点滴补充能量。经过治疗,孩子情况终于稳定下来,体温也降到了38℃。

  原本想到饭店和朋友们道个别,结果他到了后才发现朋友们没有动筷子。匆匆吃完饭后,范凯仍不放心,继续在医院守护,直到第二天早上孩子活蹦乱跳地离开医院。

  有一次,一乡镇卫生院用救护车送来一个脐带总是出血的婴儿。按常理,婴儿出生10多天后脐带会脱落,但这女婴的脐带总是往外冒血。尽管经验丰富的护士长已经为其打了针,使用了止血药,血却挡不住地往外流。范凯觉得可能是小孩血管有问题,便打电话请教长沙医院的专家,最终采用脐带端缝合的方法止血。随后,他跟随救护车赶赴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作进一步治疗。一周后,患儿安然出院。

  贡嘎县下辖8个乡镇、43个社区,168个村,共5万多人。在常规的医院工作之余,他们深入偏远地区,送医送药下乡,一个个片区地奔波,受到当地群众欢迎。

  去年年底回到湖南后,范凯仍念念不忘:贡嘎县人民医院正在创二级甲等医院,新生儿复苏的诊疗技术流程培训、台账管理还有不足,一些设备的使用、藏族医生的培训也未完成……刚与女友领证的他,心又飞向了高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洪克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