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大量雇佣临时工 人数已经超过全职员工_Di

大理新闻网 admin 2019-06-10 16:00:37
浏览

编者按:在一般人眼里,硅谷的高科技公司简直就是高福利的同义词:高工资,高待遇,免费食品、健全医保、带薪休假……但是最近曝光的一份文档却揭示了隐蔽的另一半:Google的合同工数量高达12万,比正式工的10万还要多。这些人跟Google员工一起工作,但是待遇却要差得很远,而且很容易就被解雇。Google之所以大量雇用临时工,是因为他们平均每人每年能为公司省下10万美元。

2017年,当Mindy Cruz接受了Google的一份做招聘人员的临时工作时,其实她在另一家大的科技企业是已经拿到了一份全职工作的。Google的薪水没那么高,福利也没那么好,但是毕竟距离她成为一名Google员工的梦想又进了一步了。

Cruz成为Google的众多临时工和合同工之一——这支隐蔽劳动力的规模现在已经超过了该公司全职员工的人数。但她从来都没有转正过。她很快就被一名Google经理炒了鱿鱼,她说此人折磨了她几个月,然后就告诉雇佣她的临时工服务中介说他希望她走。

高科技公司一直以来都宣称自己是人人平等、田园牧歌式的工作场所。而以有着的令人羡慕的薪水福利以及大方的津贴著称的Google,也许比任何其他人都更能体现这一景象。

但是这家公司日益依赖临时工和合同工,这让部分Google员工怀疑管理层是不是正在破坏其小心塑造起来的文化。根据《纽约时报》获取的一份内部文档,截止今年3月,Google在全球大概有121000名临时工和合同工,相比之下,其正式员工人数为102000。

尽管这些人经常跟正式工一起工作,但Google的临时工通常是外部中介雇用的。据超过10多位现任和从前的Google临时工和合同工透露,他们拿的钱没那么多,福利计划也不一样,在美国没有带薪休假。

对这些工人更好一点,这是去年为抗议公司对性骚扰的处理而进行罢工的Google员工组织者的诉求之一。

今年3月,组织者在Twitter上面写道:“是时候终结这种把部分员工视为消耗品的两层架构了。”

当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对这些要求不予回应时,一群匿名的合同工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信里要求同工同酬并且要获得更好的晋升机会。今年4月,数百名Google员工又联署了一封公开信,对一支43人的人工智能助手派遣工队伍被解雇了80%表示抗议。

作为回应,Google称将会改变若干政策来改善临时工和合同工的条件。

对帮忙的临时工的依赖在Google内部已经引起了比外面的科技大公司更多的争议,但这种做法在硅谷其实很常见。根据帮助大家寻找技术合同职位的OnContracting的估计,派遣制员工占到了大部分硅谷技术公司员工总量的40%到50%左右。

OnContracting估计,通过雇用合同工而不是全职员工,技术公司平均每份工作每年都可以省下10万美元。

OnContracting的负责人Pradeep Chauhan说道:“Google正在公司内部建立一个种姓制度。”

在《泰晤士报》发表的声明中,Google并没有直接回应对其建立双轨制劳动力的关切,但表示自己雇用合同工并不仅仅是为了省钱。

Google负责人力运营的副总裁Eileen Naughton表示,如果一名临时工“缺乏良好经验,我们会提供很多方式来进行投诉或表达担忧。”

她补充说:“我们会调查,我们会要求个人负责,我们会为任何受影响的人做出正确的事情。”

圈外人

当Google在2004年成为上市公司之后,其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曾写道,他们相信要用不一般的福利来奖励员工,因为“我们自称为Googler的员工就是一切。”

但这些年来,并不是每一个为Google工作的人都是Googler。从早年扫描书籍工在线搜索开始,该公司就一直在使用临时工和合同工。据一位前Google员工透露,大概10年前临时工和合同工就占据了总劳力的1/3左右,而且这个数字一直在稳步攀升。

Google的合同工处理一系列的工作,范围从内容审核到如今测试,不一而足。他们的时薪也不一样,从入门级内容审核员的16美元/小时,到顶级软件开发者的125美元/小时不等。

Google通常给劳务派遣公司付款,后者再去找工人,作为他们的雇主给他们发工资和福利。

但是Google现在和之前的合同工临时工,以及4名Google员工,他们都说其实Google就是雇主。它决定了他们做什么工作,去哪里做,做多久,而且往往也可以决定要不要炒掉他们,以及什么时候炒。

Google的合同工被排除在节日聚会以及全员大会这样的公司活动以外。也不能看内部的职位发布或者出席公司的招聘会。

部分合同工和临时工告诉《泰晤士报》,在某些情况下,发给全职员工的关于工作场所安全关切的邮件消息并不会共享给合同工,尽管他们也在同样的办公室工作。

在写给Pichai的信中,临时工说去年在一场发生在YouTube办公室的枪击事件中,该公司只向全职员工发送了安全更新,导致合同工“在开火时毫无防备。”他们还被禁止参加次日对袭击的讨论会。

YouTube发言人Andrea Faville说,合同工临时工被排除在外是一次疏忽,后来者另一次公司的全员大会上合同工也在邀请之列。她说所有的安全更新都会通知到包括临时工和合同工在内的全体员工,尽管两位在YouTube工作的合同工称他们并未收到通知。

有博士学位的临时工

即便在工作变得更加固定的情况下,Google也依然依赖临时工。

据熟悉该项目的五位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当该公司开始一项代号为Pygmalion的研究项目以改进其语音识别技术时,公司就聘请了临时工——其中许多人均拥有语言学博士学位——来帮助对数据进行注释和构建,从而让Google的计算机可以更好地理解人们在说什么。

这支队伍后来发展到约250人左右,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合同工。一些合同工在这个项目上工作了两年(Google的上限),并且在返回类似角色之前休了六个月。

随着项目的发展,Google的管理人员向合同工施压,敦促他们做更多的事情。在向人力资源部提出的一份投诉中,一名全职员工表示,在没有报告加班时间的情况下,项目负责人要求合同工工作的时间超出了合同规定的工作时长。其中两名员工表示,项目负责人当时给出了把他们转为全职员工的微妙许诺。

Google表示已经了解到2月份可能存在的违规情况,并马上展开了调查,目前对无偿加班的调查仍在进行中。该公司表示,它要求员工不能向临时工承诺未来可转正。

Naughton说:“我们的政策很明确,所有临时工加班都必须支付加班费。如果我们发现任何人没有得到适当的报酬,我们会确保他们得到合适的补偿,并对违反此政策的任何Google员工采取行动。”

美国各州和联邦政府正试图把合同工与正式工之间的区别定义得更加明确。这种区别通常取决于公司对员工的控制程度。这是要以某些标准为依据,比如公司是否有权雇用或解雇员工,或监督和控制工作安排或其就业条件。其结果是,公司让临时工保持一定的距离。

为了应对自身的临时工问题,Google一方面在努力改善他们的待遇,同时与其管理层保持距离。

上个月,Google表示,它将要求中介机构为合同工和临时工提供全面的医保,提供带薪育儿假以及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

其中三名合同工表示,许多向某位Google员工汇报的合同工现在由另一名合同工进行管理了,而这名合同工是唯一一个被允许跟全职员工交谈的合同工。Google正在将部分合同工群体从美国的一些办公室转移到Google所有的单独建筑里面,那些地方大不部分都是由外部承包商进行管理。

当临时招聘人员Cruz在加州山景城的Google办公室工作时,她跟Google的正式招聘人员是坐在一起的,而且也使用Google的电子邮件地址。她的经理是一名Google员工。后者表示,只要她满足了招聘配额要求,他会在一年后将她转正。

这就是当她的经理开始要求她一起出去时她没有说什么的原因。她说她曾经反复拒绝过对方,但后者却变本加厉演变成了骚扰。他曾邀请她参加一次团队出游,结果到酒庄后却发现只有他们两个。那天晚上,他试图亲她,还把手搭在她的衣服上。

Cruz说:“我听说过很多次,当你向中介机构说事情的时候,他们的做法只是把你调走然后放到别的地方。 而我又不想失去工作。”

她说当她怀疑她的经理正在想办法解雇她时,她曾考虑过索赔。但在她有机会这么做之前,就在今年二月被解雇了。《泰晤士报》看到的法律文件里面有相关说法的细节。Curz的姐姐Kristi Beck说,Cruz当时曾经告诉过她有关被骚扰的事情。

Search Wizards的CEO Miranda Hinshaw表示,该公司没有“与任何第三方讨论过之前或现在的员工/合同工”。Cruz的中介机构,佛州的Search Wizards of Sarasota告诉她,Google对她的工作不满意。她被告知她这次被炒不同寻常,但是中介机构本身能做的事情不多,因为她的经理希望她走人。

1个月后,Cruz对Google发起了一项投诉。Google称,经过调查后,公司已于今年4月解雇了那名经理。

经过数月的诉讼后,Cruz在调解中同意达成和解。(Google表示此事现已得到解决。)但部分条款仍令她耿耿于怀:她再也不能为Google工作了。

她说:“这给人感觉很不公平。他们夺走了我的一个非常大的机会。”